别搅浑金鱼缸里的水

2017-06-22 14:49:16     来源:搜狐

打印 放大 缩小

  跟年轻学生讲专业新闻,不管分类标准如何单一或交叉,总绕不开时政新闻、财经新闻、科技新闻之类,尤其是时政新闻;这几天,在订阅的公号“浮山笔记”和“新侨”上看到一个很典型的案例。

  这两个公号上发文的作者胡一刀和乔木都是新闻传播学者,他们在几个平台上发现从标题到内容几乎一模一样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写的是北京市的最高领导视察了国安社区西城榆树馆社区门店,这几个平台是:公共服务小助手公号、中信国安公号、消费日报网,还有一家门户网站,但文章已经查不到。

  胡一刀对比了《北京日报》对此次领导行动的报道,《北京日报》写的是领导到东城、西城的菜市场、胡同和社区等9个地方调研,国安社区只是其中一个。

  传统意义上的媒体的《消费日报》和作为企业公号的新媒体,如果内容真实,对同一件事当然可以有不同角度、不同侧重的写法,即使是有关政治人物的新闻;但奇怪的是,企业公号发文在先,媒体复制在后,这就有问题了,而且文章内容有的也经不起推敲:这是新闻,还是广告?

  一个正常的社会,重要政治人物的一举一动都可以也应该报道,让他们生活在金鱼缸之中;对政治人物和政治运行的监督需要海量的动态报道、通俗的解释分析和有力的揭黑揭弊。

  但专权和资本,可能从两翼剪断真相的翅膀。一方面西方政府会控制媒体、隐瞒消息,另一方面”手里掌握很多信息的唯利是图的公司化组织机构所发布的信息,与其说是告知公众,不如说更多的是为了经济利益而制造的(具有)轰动性、卑劣性和一些肤浅性的新闻”;尤其在今天,新媒体为政治机构、政治人物和企业创造了更多、更便利的发布信息的机会。公众遭遇真假难辨的信息的概率也一样增多。这类情况,即使在美国,也一样引起如凯特布(Kateb)那样的政治学者和舒德森(Schudson)那样的新闻学者深深的忧虑。

  这种局势,又仿佛新闻与公关的对决。每到毕业季,有投身新闻界的学生会跟投身公关的同学开玩笑:我们”第四等级”,将来要和你们”第五等级”开战了。在提出”第五等级”这个词儿的英国人贝斯托(Baistow)看来:政界和商界精英正在利用由公共关系和市场营销专家组成的第五等级来模糊和抵消记者们(号称”第四等级”)为保护公共利益所进行的对政府的监督。

  在中国,与高层领导相关的政治新闻又被叫作时政新闻,虽然有严格的报道规矩,但总有企业与个人想利用其对政商资源的暗示效应,借以显示领导的垂青、关系网的特殊;受到严格限制的媒体,碍于人情,甚或就是冲着软文背后的硬通货,明明看到文章中的领导人的行迹却依然放行甚至署名加持。这早成了有人讽刺的新闻寄生虫的与人合谋的买卖。面对权力和金钱双重压制的媒体和记者(如果还叫记者的话),既冲撞宣传纪律又违背专业规范,也着实令人同情。

  金鱼缸的透明,端赖政治开明、信息公开、媒体独立、记者超然与勤勉。阿伦特曾把记者看作讲述真相的人之一,但诚如她所强调的,这需要记者的独立与自立。

  (作者系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焦点访谈》前主编)

来源:搜狐传媒观察

别搅浑金鱼缸里的水

相关阅读